人民网北京3月17日电(陈灿) 2016年3月16日,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在上海病逝,享年94岁。贺友直曾创作《山乡巨变》、《李双双》、《小二黑结婚》等连环画,其在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长篇连环画《山乡巨变》具有里程碑意义。业界认为,贺老的功绩在于用他那活灵活现,富有生命力的白描形式把现实生活与古老的中国传统画手段神话般地结合得尽善尽美。

贺友直生平

创作了一代人的“文化记忆”

贺友直1922年生于上海,浙江宁波镇海(现为北仑)人,我国著名连环画家、线描大师。自学绘画,1949年起开始画连环画,对我国的连环画创作和线描艺术作出重大贡献。

在中国当代美术史,贺友直的名字无法绕开。他在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长篇连环画《山乡巨变》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作。在那个时代,贺友直的连环画、齐白石的变法丹青、林风眠的中西妙合、潘天寿的文人画变体、叶浅予的舞蹈速写、黄永玉的《阿诗玛》版画、李可染的长江写生等,共同构成的美术浪潮,震动、唤醒并影响了中国一代美术人士的眼、手、心。

贺友直的连环画作品享誉海内外,一些代表作曾到英、法等国展览,还应邀在法国美术学院讲课。2002年,八十高龄的贺友直创作出白描巨制《申江风情录》,以白描的特有魅力,描绘出小街之喧嚣、生意之兴隆。上世纪90年代以来,贺友直创作了《申江风情录——小街世象》、《老上海360行》、《弄堂里的老上海人》等一系列老上海风俗画,再次震动业界。迈入耄耋之年的贺友直笔耕不辍,不仅为稻粱谋,更多是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抢救一份珍贵的记忆。2013年,92岁的贺友直发表新作“上海市民生态录《走街穿巷忆旧事》”,用一图一文的形式创作了54幅《走街穿巷忆旧事》,用幽默又犀利的笔锋评点时弊,让读者感受百年上海市民生态变迁过程的得和失。2014年12月,贺友直获得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颁奖仪式上,他的幽默和直率令人印象深刻,还用英文说了一句“Thank you”。

《山乡巨变》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杰作

《山乡巨变》被称为中国连环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但贺友直却认为:“这样的评价不敢当,但这件作品确实是我创作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通过它,我总结和思考出了许多问题。”

1959年,上海人美社派贺友直去画反映农村搞合作化的作品《山乡巨变》。贺友直对农村生活并不陌生,《山乡巨变》清新细腻的基调、富有幽默感的人物,也与他的性格、兴趣比较接近。接到任务后,贺友直就奔赴湖南下生活。一去几个月,犁田、耕种、舀粪,与农民保持“三同”。久而久之,老乡们都夸他“内行”。后来,他带着学生下生活时说:“知识分子要真正做到和农民打成一片,谈何容易?能做到像个农民就很不错了,至少不让人家对你生厌。”

众人哀悼

“让我们的人物白描得以媲美世界伟大作品的人走了”

作为一位来自民间的艺术大师,贺友直淡泊名利、率真幽默,以“连环画的手艺人”自喻。他笔力雄健,耄耋之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艺术创造力和对世态人心的敏锐观察。贺友直以毕生心血将所谓不登大雅之堂的“小人书”变成“传世之作”。他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线描技艺发挥得淋漓尽致。

听闻贺友直去世的消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著名画家施大畏说:“那个把中国连环画带到世界舞台、让我们的人物白描得以媲美世界伟大作品的人走了。但我们不悲观,因为他告诫自己的艺术追求、影响后辈的艺术理念以及留给现世的高蹈艺品,都是值得中国画界、艺术界回味并珍视的瑰宝。”曹可凡亦发微博称:“感念先生一直以来对吾等晚辈殷殷教诲,哀哀垂泪,悲痛万分!祈愿先生一路走好,将欢笑撒向天国!”

中国美院教师、画家王犁写文深情回忆说,“记得陪贺老一起喝酒时,大家劝他少喝点注意身体,他说活着就是开开心心痛痛快快,当上帝让我走时,我一点都不会拖拖拉拉。晚上的八点惊悉消息,不敢相信,听珠姐说,老人上午还在接待来访的客人,中午不适送去医院,晚上七点半突然离开的。”

(整理:陈灿 本文参考:新华社、中国日报、京华时报、东方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