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各种猴都要火。之前是猴王,这几天是猴票。

前天,《丙申年》特种邮票——生肖猴年邮票正式发行。杭州邮政局城站支局从早上7点半开始销售,8个多小时,原定6个月销售期限的37920套猴票,一下子卖光了。

这套猴票有两枚,一张画的是一只猴子手托寿桃,另一张有意思,母猴抱着2只猴子。有人说,这不正暗喻二胎吗?

那得来问问这套邮票的设计者——今年92岁的作家、画家黄永玉了。

说起来,老头儿和猴票特别有缘,1980年,我国首次发行的第一枚 “庚申猴”票,也是黄永玉设计的——长个知识,十二生肖之首虽为鼠,但生肖邮票的发售是以猴开始的,到今年已是第四轮猴票,正是当年56岁的黄永玉开了头。

第一枚猴票

为了纪念他养的猴子伊沃

黄永玉喜欢动物,爱画动物。记得前年,记者去黄老家里拜访,从进门到进屋,各种猫猫狗狗“纷至沓来”。老头穿着洞洞鞋窝在沙发里,一边给猫梳头,后边的书架上还蹲着几只,想来争宠。

熟悉黄老的著名作家李辉说,除了狗、猫,黄老的家里还养了刺猬、乌龟、鹦鹉……1964年,在参加农村“四清工作队”之际,黄永玉利用闲暇时间,以文学方式创作了一组“动物短句”并配以画作,以物言志,随后汇成了代表作之一的《永玉六记》。

一只动物配一句话,机智幽默都在里面,比如画麻雀,“我喜欢拿别人的小事小非来锻炼口才”,画袋鼠,“根据我的教训,子女要有出息,不能养在口袋里。”

黄永玉属鼠,但他说,鼠和猴最亲。他的女儿属猴,亲近的朋友里,李辉、白岩松也都是“猴子”。而30多年前,黄永玉养过一只猴,名叫伊沃。

李辉是1983年认识黄永玉的,他说,很遗憾,那时伊沃早已病故,无缘相见,他只能通过一张张老照片,感受先生与猴子之间的和谐与快乐。

比如,黄永玉叼着烟斗正在画画,调皮的猴子从窗外伸进手,拿他的眼镜。还有两张,是他家的“猫猴恋”——猫爬在黄永玉身上,猴子给猫梳毛;另一张很温情,伊沃紧紧抱住猫,相亲相爱。

1980年庚申年,中国邮政请黄永玉设计第一轮生肖邮票的第一枚——猴票。

李辉说,当时,他正为猴子的病故难过。于是,以它的形象为原型设计了一枚猴票,成为黄永玉对这只猴子的最好纪念。

画母猴抱着两只猴子

就是为了好玩

“有人说这次的猴票,他画的就是二胎,这是不对的。他画的时候,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还没有出来。就像他在首发式上说的,他就是赶上了历史的巧合。”

李辉告诉记者,去年中国邮政总公司请黄永玉设计邮票,5月构思,6月创作,8月8日正式开机印刷,一个多月后,全面开放二胎的政策才颁布。

那为什么黄老会画猴妈抱着两只猴子,而不是一只呢?

李辉说,当时邮局请他画两幅——再来长个知识,4轮猴票,第一、三轮都是一幅,第二轮和今年都是两幅。

黄永玉想两张画有所区别,一幅,就画一只调皮的猴,一只手抓住树枝,尾巴吊在树上,另一只手捧着红艳的桃子,捧桃献瑞,寄寓吉祥。另一幅,他想画出阖家欢乐的场面,“抱一只猴子太冷清了,抱两只不是更好玩嘛。”李辉说。

这就是老头的性情了。他可没想这么多,求的只是一个好玩。

“今年又叫我画猴子邮票,我九十二了,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画猴子。朋友哄我说:‘不老!不老!你起码还有二十年好活,再画一圈猴子还有找头……’好笑!那时候我很可能在冥王星哪条大街上哪家茶馆里跟伽利略或哥白尼喝下午茶,幽幽太空,你怎么找得到我?”老头这样说。

除了猴票还有猴年挂历

画猴子开会玩手机

事实上,除了设计猴票,黄永玉今年的“猴瘾”还没过足,他还画了一套猴年挂历。

李辉说,应位于北京琉璃厂的融德画廊的邀请,黄永玉从2006年开始画生肖挂历,那年,丙戌年,属狗。从此,一年一套,连封面共十三张,画与题跋相呼应,画到猴年,已是第11个年头。一年之后,完成鸡年挂历,十二生肖挂历就齐全了。

不过,这套挂历网上没得卖,只有去这家画廊买,200块一套。

看挂历上的猴子,老头的玩心扑面而来。

有一幅,画了一个横幅“花果山水帘洞一万次代表大会”,结果每只猴子都在低头看手机,猴王发飙了:“开会了,不要玩手机!”

这组挂历,黄老画足一个礼拜,还写了一个序言,说说他眼中的猴——“猴子跟人关系密切,所以常被作为玩笑对象。它捂嘴巴、蒙眼睛、堵耳朵的民间雕塑和绘画形象流传东南亚一带,用来当作孔夫子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的教喻。后来我在印度好像也见过这类古代雕刻,就觉得不尽然全是孔夫子的意思了……所以我重新恭请几位猴大哥出来做些不同的动作,欢歌我们今天现代文明的新时代和新气派。”

这样有趣的老头,难怪画的猴票,也是这么有趣,受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