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新都区张女士13岁的女儿小婷被人以谈朋友为名,多次性侵。考虑到张女士疏于监护,崇州检察院决定将张女士纳入强制亲职教育名单,对其进行强制教育。近日,她收到崇州市检察院的《不接受强制亲职教育告诫书》,对其缺席强制亲职教育发出明确告诫。据悉,成都检察机关从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率先开启亲职教育新模式,并在4家基层检察院试点。监护人不接受强制亲职教育累计两次,将启动强制程序,建议由公安机关给予处罚。(9月19日《成都商报》)


教育和保护子女是家长应尽的责任。孩子受到了侵害,施害人理所当然地要被绳之以法,可是,家长没有责任吗?不需要反思和采取补救措施吗?当然也需要。成都检察院开展强制亲职教育,意在让未尽责的父母参加教育培训,增加保护孩子的意识和技能,这个很有必要,且值得推广。

孩子成了受害者,我们纷纷谴责那些不法分子;孩子成了施暴者,我们常常抱怨学校法制教育缺失,然而,大家却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遇到未成年人的案件,无论孩子是受害者,还是侵害他人的施暴者,作为第三方的父母,都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责任。几乎所有的未成年人悲剧的背后,都站着不合格的父母。不客气地说,就是一些家长疏于对孩子的安全和法制教育,导致了孩子走上邪路或成为受伤害的人。

成都检察院开展未成年人帮扶试点,组织这些未成年人的父母强制参加亲职教育,有不容忽视的积极意义。首先,它既可以增强父母的责任意识,也可以促使父母意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进而反思家庭对孩子成长的影响。教育孩子远离违法犯罪和保护孩子不受伤害,这并非全是学校的责任,父母也应有担当,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父母的家庭教育甚至要强于学校的作用。父母参加亲职教育,虽然有亡羊补牢之嫌,但并不算晚。

其次,每一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父母都有善后的必要。可是,很多父母不但事前没有保护意识,而且事后也没有相关的心理疏导知识,不能给予受到伤害的孩子以科学的心理安抚。这时候,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挣扎在心理迷茫、失衡的痛苦中,无所适从。检察院组织的亲职教育,恰恰可以弥补这些不足,给父母传授沟通技巧、心理疏导等知识,让父母从容地沟通,抚平孩子们的心灵创伤。

我们一方面要重视事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未成年人案件的善后。那些疏远家教和保护孩子的父母,必须参加强制的亲职教育,帮他们树立强烈的责任意识,传授给他们沟通与心理疏导的相关技能。成都检察院的强制亲职教育是抛砖引玉,我们期待着其他地方的检察院也能建立这样的制度模式,让未成年人保护迈上新台阶。


□文/黄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