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contentimageurl = 'http://img.xinmin.cn/xmwb/2019/3/NEM1_20190318_C0323806648_A1575130.jpg';

图说:多如牛毛的教辅书加重学生的学业负担 来源/视觉中国

  “升学季”即将到来。这就意味着中小学生特别是毕业班学生的学业压力并不会轻松。压力来自哪里?除了升学考、月月考、周周考,还有每天不得不面对的各科作业“题海”。其中,多如牛毛的教辅书,更成为学业负担过重的重要因素之一。年前,某民办学校寒假作业涉黄事件,更是将教辅书的编撰出版质量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教辅书能“瘦身”吗?教辅书之乱谁来监管?

  题目错答案错  没完没了错误多

  “随意翻翻现在孩子们的教辅书,差错真的是很常见的。”有业内教师反映,差错主要表现在使用了错别字、常识性问题出现混乱,甚至还有学科知识的错误、算法和结论的错误等等。

  高二学生小瑞曾经买过两本不同出版社出的物理学科教辅书,有一道多项选择题:“铅蓄电池的电动势为2V,这表示( )”。两本教辅书都给出了相同的选项:A.电路中每通过1C的电荷量,电源把2J的化学能转变为电能;B.蓄电池两极间电压为2V;C.蓄电池在1S内将2J的化学能转化为电能;D.蓄电池将化学能转变为电能的本领比一节干电池(电动势为1.5V)的大。但是,小瑞发现两本书给出的标准答案却是不一样。一本号称“金榜”的教辅书的答案为A、D,而另一本自称是“教材全解”的教辅书的答案则为A、B、D。小瑞在请教了老师后才弄清了正确答案。

  家长梁女士反映,有一天晚上看到女儿在一道化学题上花了两个小时却仍然没有符合标准答案。到了第二天,孩子去学校请教老师才得知,原来是教辅书上的标答错了。在题目里,“铁和硫酸反应生成的二氧化硫的气体方程式”出现了差错,而且,在其他题目中还存在着不少错字,例如,把“铁”写成“铝”,把“二氧化碳”写成“二氧化硫”。这让梁女士十分惊愕。

  严又严慎又慎  编校规定不可违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年教辅书的质量问题每每会成为“3.15”关注的重点。近年来,国家教育部门多次会同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对教辅书的编校质量进行大检查,编校质量差错率在万分之三以上的出版社已经被责令收回不合格图书,差错率在万分之三以下的出版社被责令收回不合格图书改正重印。根据我国教辅图书编校差错率查处规定,重点是检查影响较大的习题集、试题汇编等教辅读物,检查内容主要包括:涉及量和单位的用法是否规范、对于同步教辅读物应注意其内容是否与教材内容同步、对于地图册的标注是否准确、题目表述有误影响做题计算的差错、答案有无缺漏或差错、题目中有科学性和知识性的内容是否准确、外文是否准确。

  照理说,专门供给中小学生使用的教学辅导类书籍,其编审应该是严而又严、慎而又慎的,怎么会成为图书出版行业的一个质量“洼地”呢?熟悉这个行业的人无不坦言,皆因为教辅书存在着巨大的市场,且作者和编辑队伍良莠不齐,是导致一些教辅书存在较严重质量问题的最主要根源。以这次涉事的上海中芯学校寒假作业内含黄段子为例,出问题的八年级作业册《时刻准备着》,封面及扉页显示是由原子能出版社出版,从2009年8月出版第一版,经销为全国新华书店。但在事发后,原子能出版社有关人员澄清,出问题的作业册是盗版书籍,内容未经出版社审核,属于违规行为。而盗版行为历来是我国出版业重拳打击的对象。

图说:粗制滥造教辅书层出不穷 来源/视觉中国

  你抄我我抄你 " 命题研究”多有假

  业内秘而不宣的是,教辅书就是块“唐僧肉”。而“你抄我抄大家抄”,更是一些教辅书粗制滥造的最直接表现。“我们从不让教辅书推销商进校园的,事实上他们也进不来,学校在这方面把关很严。”川沙中学党总支书记陈忠新的话反映了现在上海绝大多数公立中小学对教辅书泛滥的态度。然而,你学校大门不开,并不意味着教辅书尤其是那些质量没有保证的教辅材料,就没有其他渠道涌入学生的书包。

  有相当一部分教辅书的“花头”主要在包装选题上。比如,有些省市的几个“高考工厂”,他们都会将自己的所谓“高分试卷”“押宝题目”汇编成册。民立中学高三化学教师尤蕾蕾说,外省市编写的基本不适合本市学生使用,哪怕是标有“黄冈”字样的所谓名校升学秘籍,因为他们的教材和考纲与本地不同,所以也不要去买。还有,上海在全国率先进行高考改革,有的教辅编写者研究得很透彻,有的则是换汤不换药,还是按原来“3+1”的老思路来编写“3+3”等级考的习题,显然也存在着问题。

  也有教师提醒,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署名“命题研究中心”编撰的教辅材料。因为看似官方的机构,实际上多为草台班子,你可以研究命题、他可以研究命题,谁都可以研究命题,而真正参与编写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参与过中考、高考和会考的命题。这也属于对学生的误导。

谁推销谁担责  “地下教辅”需清理

  “快来管管教辅群吧。”本市一位基层高中教师向记者反映,某所谓的“考试研究中心”在个别高中学科教研组长、备课组长里拉了个群,推销他们自编自印的模拟卷,每份5元,一般一门学科一学期出15期左右,包括周考、月考、期末考的模拟卷,还有寒暑假的练习卷。“完全是私人编的,没有出版社,也没有教育主管部门或市、区两级教研室的审定。一个年级有多少学生、一个学校有多少学生、全市又有多少学生,如果任由这样的‘地下’教辅材料生意蔓延,其质量必将无法保障,一旦出现些什么问题,最终肯定是学校老师负责,谁推荐谁担责嘛。”这位老师说,怎么清理这些不正规的教辅,还需教育和出版部门联合执法。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教辅分社社长倪明建议,国家和各省市应当不定期地开展对优质教辅书的评选活动,让好的教辅材料提升知名度,以良币驱逐劣币。相关部门还应搭建教辅材料的使用平台,让师生和家长有个交流的地方,也能有吐槽的机会,借此发动全社会共同来监管教辅书的编写和出版质量。此外,也应当允许基层中小学教师实名向学生推荐教辅书,写明理由,并向教育部门、出版部门反馈学生使用教辅书的意见。“可能有人会提出疑问,由教师推荐教辅书,是不是会吃回扣,有没有什么猫腻在里面。要知道,现在正规出版社出的教辅书利润本来就不厚,假设一本书有几块钱的好处,一位老师也就教百把个学生,不至于为这几百块钱而牺牲自己的教学质量、损害自己的教师形象吧。”他说。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王蔚

  【相关链接】

  民生调查 | 出版社负责人呼吁 编写和出版教辅书来不得半点马虎

  民生调查 | 沪上中小学重视精编校本练习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