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了,普玛江塘乡的孩子们给了我们太多惊喜!”西藏山南市浪卡子县浪卡子镇小学校长罗布次仁高兴地告诉记者。

2017年8月,记者曾来到浪卡子县,报道了中国海拔最高的小学——普玛江塘乡完小的整体搬迁过程。当时,因为自然条件恶劣制约办学质量提高,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下,在征得了全乡牧民一致同意的基础上,普玛江塘乡完小师生们从海拔5373米的普玛江塘乡,整体迁入海拔4500米的浪卡子镇小学。

如今,两年过去了,普玛江塘乡的孩子们在新学校还好吗?适应吗?一问到这个话题,罗布次仁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孩子们在生活习惯的养成上,进步明显。”罗布次仁说,“刚入校那会儿,很多孩子没有住过校,不习惯集体生活。我们花大力气对他们进行习惯养成教育,现在,孩子们在个人卫生和学习习惯上有了明显进步。”如今,光凭外表和行为举止,老师们已经很难把两地孩子区分开了。

让罗布次仁意外的是,普玛江塘乡的孩子们接受新生活的速度,超过了很多浪卡子镇的本地学生。一名学生告诉他:“每当想起爸爸妈妈在普玛江塘放牧的辛苦,还有他们对我的期盼,我就觉得自己不能落后。”

两年前,面对记者的采访,很多普玛江塘乡的孩子还会掉眼泪,或者扭扭捏捏一句话说不出来。两年后,多名孩子担任了班干部。一名叫次仁罗布的学生让罗布次仁印象深刻:“这个孩子的能力很强,组织班级活动井井有条,个人意志也很坚定,要求同学做到的,他自己肯定会先做到,真正是班主任的左膀右臂。”

为了帮助普玛江塘乡的孩子们,浪卡子镇小学的老师们付出了很多心血。孩子们每个月可以坐车回家里一次,每到这时,校领导都会亲自押车,一直把孩子们送到乡里,看着父母们一个个接走,才算放心。平时,老师们除了上课外,在生活上也无微不至地照顾。罗布次仁说,别看浪卡子镇小学不大,他每天光在学校里,就能走两万多步,“教室、寝室、办公室、食堂,每天都是连轴转”。

如今,每年还会有十几名新生从普玛江塘乡下来。两年前,孩子们来时都眼泪汪汪,如今,新学生的眼睛里都是好奇和兴奋。原来,他们已经从学长学姐那里听到太多关于新学校的故事,曾经的害怕早已变为期待。

家长们也在变。两年前,家长们送孩子来上学,背包里装的都是各种食品,生怕孩子们饿着。后来,家长们看到学校食堂的伙食,看到孩子们长胖的小脸,再也没人给孩子们带吃的了,包里则塞满了学习用品。

罗布次仁还有满满的计划:协调公交公司提供班车,这样孩子们回家就不用自己搭车了;素质教育要进一步加强,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开展的校园活动正加紧筹备……“再忙再累,看见孩子们的笑脸,身上的劲儿就又鼓起来了。”罗布次仁说。

(本报“万里边疆教育行”西藏报道组成员:高毅哲 张晨 周小兰 单艺伟)

《中国教育报》2019年09月21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