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伊始,在《北京市实施教育部<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的课程计划(修订)》的指挥棒下,小学和初中课堂“大变脸”,包括课时将打破每节课45分钟的惯例、10%学时将用于实践活动、小学低年级不再布置课外作业等。

“新的课程计划与过去相比,更加注重学生理想信念和核心素养的培养,关注学生的生命质量和价值,突出终身发展的核心素养”,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对该项改革的初衷进行了解释。

那么,如何让这项初衷美好的课程改革能够顺利开展并达到预期效果呢?笔者认为:除了加强教师课程创新力和校长课程领导力以外,尤其要在评价方式上下功夫,突出评价的激励与调控功能,激发学生的内在学习动力。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说:“教师之为教,不在全盘授予,而在相机诱导;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以新课程计划中要求加强学科实践活动,部分学科拿出10%的学时用于开设学科实践活动的规定为例,这项内容目的在于,增强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充分利用校内外资源把知识学活、用活。但这是否意味着学时方面的调整就能最大化的实现课改目标?其实未必!

细看新课程计划文件,不难发现,规定中提到了要建立“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课程的资源准入、选课、记录、评价、认定机制,可见从课改大局上已经对评价方式给予了重视。而评价作为其中一环,亟须发挥其引导评价主体从“重教”转向“重学”,以及使评价重点从“形式”转向“效果”。倘若评价机制还不能让科学实践活动课程充分纳入综合素质评价,尤其是升学评价指标中,恐怕难以使成效最大化!

其次,从深层次来看,考试评价是课程改革的真正瓶颈,传统的升学评价方式以具象的分数为主,忽视了对学生学习过程的评价和综合素质的考量。学生和教师在中高考升学分数压力的单一背景下,就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减负增效过程中,把知识学活。因此,未来要充分发挥中高考“指挥棒”的作用,通过自上而下地深入改革考试评价,带动教学评价、课程创新,彻底走出“应试教育”的怪圈!

而在这方面,法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评价方法颇值得借鉴。它在课程改革中,明确了逐步建立诊断性评价机制的要求。诊断性评价的内容不仅仅是学生的文化成绩,还包括学生的综合素质,如思维能力、自主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实践能力、思想道德品质等。

前苏联教育家苏姆霍林斯基曾明确指出: “让学生体验到一种自己在亲自参与掌握知识的情感,是唤起青少年特有的对知识的兴趣的条件。”课程改革要实现以学生发展为中心、增强学生的参与性和创造性,就要不断思考并突破评价方式上的瓶颈,倡导运用多种方法,综合评价学生在情感、态度、价值观、创新意识和实践能力等方面的实际获得,这样的课改才见真功夫。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