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美国当代教育家、世界上教师教育研究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舒尔曼早在1986年美国教育研究协会会刊《教育研究者》上提出教师应具备学科教学知识(PCK,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并将其定义为“教师教学经验、学科知识和教育学的特殊整合”。历经几十年的发展,教师教育在新时代已有了新的需求与挑战。近日,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教师教育分会区县级教师进修院校协作委员会举办了聚焦教师教育“挑战与创新”论坛,来自全国多个省市的区县教师教育工作者相聚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就课程改革与教师挑战、校本研修创新、教育信息化与课程资源建设交流经验。


■园本教研

从“真需求”中找主题


赵蕊莉(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园本教研是基于教师日常教育教学过程中的问题研究,它可以包含课题研究,但不等同于课题研究。当幼儿园确立的研究课题是来自于幼儿园教育实践中确实需要解决的“真问题”,通过研究可以有效改善教育实践时,这样的课题研究才是园本教研。是否是“真问题”,就要看这些问题是不是教师认为确实是他们在实践中感到困惑而想要解决的问题。

在确立园本教研专题的过程中,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从实践中反映出需要研究的点多、细、碎不好选择,难以诊断教师的“真需求”;二是园内教师的层次差异大,难以找到共性的问题进行研究。

现阶段园所非常重视园本教研工作,认为园本教研是教师实现自身专业提升的重要途径;但同时作为教研组织实施者,业务干部普遍认为自身专业引领能力还亟待提升。

专业能力的提升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作为区级教研部门应该结合区情给予多种途径的支持和帮助。如召开园本教研专题讲座、召开园本教研论坛、开展“推门教研”活动、“教研跟进”活动,以区域协作体活动为载体对一所幼儿园的园本教研活动进行跟进式的指导,教研员和业务干部一同研究教研过程中一系列的关键要素、环节和策略,使业务干部在引领教研方面都能实现原有基础上的提高。



■校本培训

生本思想何处生根


徐士达(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教师进修学校):目前的小学语文阅读教学,大都存在这样的现象:那就是虽然学生阅读文本前,给学生提供了思考空间较大的问题,但在汇报时,教师基本以追问或提取一些词句,让学生说或读的方式进行,而每一个追问的问题又常以获取结论为目的。这样的问题不足以带动学生思维力与理解力的发展。

长久以来,我们特别期盼学生不出问题的课堂。所以教师更愿意先于学生提出思考方向,提出自学提示,或先于学生把一些问题的空间定位再定位,最好定位到千万别出纰漏的一词一句或一读一说上。好多孩子天马行空的思维非但没有被添翼,反而被圈养成了惰性十足的家猫。教师的捷足先登抢占了学生不少的视野、思维、语言、情感。

也许是迫于被听课的压力,严谨地演绎固有教学设计的教学状态,缺少即时性、生成性、针对性。有的老师仍然习惯于以那种设计好一个个“圈套”,设法领着学生往里跳的“指令性”教案支配自己的教学。一路奔走直到铃声响起。在学生闪现出智慧的火花时,老师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仍旧按部就班履行预设程序。让那火花自生自灭。“以学生为本”,需要教师的教学去适应学生的认知,而不能苛求学生适应教师固有的设计。教师要有足够适应学生即时发展的深入思考和丰富储备,要有化学生生成为有效教学资源的能力。

落实“生本思想”,尤其是教学价值的挖掘与筛选,使教师通过深入、全面的文本解读,提高化“学生生成”为“有效教学资源”的能力,获得课堂中“放得开”的勇气。



■班主任培训

满足需求的同时引领需求


胥小芸(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教师进修学校):区域中小学班主任培训课程体系构建不仅要遵循教师专业化发展、人本主义心理学、建构主义、成人学习和系统论等相关理论,更要充分关注区域中小学班主任的素质现状和需求,既要满足班主任生存的需要,即当前岗位应知应会的要求,又要引领班主任发展的需求,即适应岗位发展或下一层次岗位的需要;在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更关注群体专业性的提高。

一是主体多元。班主任所需专业知识与能力的领域宽广,相关的专家较少,省内外、甚至全国范围内的名特优班主任并不多,所以我们将研修人员、区内外名特优班主任、相关领域的专家都集合起来,建立强大的培训课程开发和实施团队。

二是内容科学。当前是一个信息海量的时代,对应相关主题的材料与资源是庞杂的,具体课程的承担者需要精选先进的、优秀的理论和案例,以保证内容的准确、精当。

三是类型多样。当前区域教师参加各级各类培训的机会很多,培训燃点很高,所以必须丰富课程类型,提供多渠道的学习方式,借助多样、新颖、前沿的方式来呈现内容,以最大效率的发挥内容的价值。

四是细节精致。每一门课程都需要精心地设计各个环节,保证逻辑严密、节奏紧凑,充分预设课程实施的各个细节。



■高级研修

在学习型组织中品尝“世界咖啡”


秦春梅(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学习型组织不仅能够帮助组织中的每一个人找到生活和工作的意义,还将通过建立共同愿景、实现自我超越、转变心智模式、加强团队学习和进行系统思考来帮助组织中所有人认识到彼此之间紧密相连的关系,产生兴致高昂的集体学习欲望,尤其是形成一种自下而上的信任和勇气,即意识到当组织面临困难与变革的时候,唯有学习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在培训中,让大家品尝到了“世界咖啡”。它是学习型组织的一扇窗,大家分成组,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这是一种充满生机的集体汇谈方法,创造了一种鲜活的体验,使我们感受到如何自然自发地组织在一起共同思考、强化集体、共享知识以及激发创新。培训中进行的“校本咖啡”,让大家在轻松的氛围中更好地探索了校本培训工作。



■网络教研

线上+线下集体备课不再“拼凑教案”


崔猛(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教师进修学校):传统的集体备课从个人自备到集体议课,再到反思研修,的确是教师提升教研水平的重要模式。但是,在实践中,我们很多学校集体备课行为不规范,走形式,存在很多弊端,实效性不强,或者变成“拼凑教案”,或者变成“一人说课”,或者变成“拼凑网上资源”,总之失去了集体备课的意义。

而利用网上网下相结合的形式,有组织地开展集体备课,则可以有效发挥集体备课的作用,提高备课效率,达到“备一课题,带动一方,促进多人”的目的。

网上评课是校内教研活动后很好的补充形式,在区域或校际教学研讨活动中,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目前“吉林市教师专业发展促进工程”建立了若干个共同体,以此通过教研培训活动带动共同体内学校共同发展。

依托QQ群、教师博客群、双向视频系统等网络平台开展教研培训活动,有效促进了教师专业水平的整体提升。



■教师工作坊

做最好的自己 让别人更成功


宋冬生(中国教师研修网):工作坊是一种“参与式”“体验式”“互动式”的学习方式。

教师工作坊以1到3名在某一领域富有经验或有较强组织能力的主持人为核心,成员定期或不定期以交流、体验等多种方式开展主题探究活动,且在参与过程中相互鼓励、教学相长,建设性地解决问题,成员在参与中获得某领域知识和能力的发展。

在这个工作坊里,“坊主”具有丰富的学科教学经验,对于主题研讨能够给予指导,是工作坊的引领者;“促进者”负责工作坊日常活动的组织、推进和促进成员有效沟通或提供外部支持;“坊员”按计划参与工作坊活动,完成个人或团队任务。

志同道合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互信、互动、互助,共同提高,做最好的自己,让别人更成功。


□文/本报记者 何文洁 汤灏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