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留痕”的大背景下,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一切工作是否“留痕”尤为重视。有的工作留痕是应该的,学校也是有“痕”可留的,如教师的备课、上课、作业批改、实验室等专室使用记录、学生出勤缺课记录、班级日志、学校活动开展、会议记录、后勤方面的食堂定点采购索证与食品留样记录等,这些都需要有“痕”可查。可出现“班级开窗通风记录”,连开窗通风都要留“痕”,我就觉得有违常情了。

开窗通风是日常生活举动,让教师对窗户开关进行记录,可是个麻烦事!因为开窗通风随意性比较大,是不定时的,太平常了,也太频繁了。热则开窗,冷则关窗。在忽冷忽热、刮风下雨的天气里,窗户是时开时关的。

强调教师对窗户开关进行记录,虽然做到了“留痕”、有案可查,但教师们对此十分不满,不免抱怨,“难道上厕所也要记录留痕”?

翻开某校“班级开窗通风记录”,各种记录乱象跃然纸上。有的天天记着上午8点开窗,下午4点关窗,或者记着上学开窗,放学关窗,寒冬腊月也一样。有的超前记录了一个学期,有的一个学期都没有记。有的高年级教师索性将这项烦琐的记录工作交给学生,记得满纸“开窗”“关窗”……实时检查时,有的班级夏季明明窗户是开着的,记录却是关着的,让人啼笑皆非!

为此,相关领导批评教师连开窗通风这样简单的记录都做不好,对工作不负责任。我却认为,这并不是教师懒惰,他们的举动或许是无声的抗议。用教师的话说:“我们成了算盘子,领导推一下就动一下。傻得连开窗通风这样的活儿都不晓得做了!”教师对“开窗通风记录”有抵触情绪,对什么工作都要留“痕”有不满看法,还会认真对待吗?

为了考证“开窗通风记录”的必要性,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调查了全市许多医院的病房,基本都没有“开窗通风记录”一事。既然病房里对开窗通风都不作要求,那说明“开窗通风记录”与班级管理、疾病预防关系并不大,或者说不是主要的关键措施,只要稍加注意就是了。如今,兴师动众来个天天时时记录,既有折磨人之嫌,又有戏弄人之嫌,确实贬低了教师的智商,伤害了教师的自尊,怪不得教师们马虎对待。

教师从事的是复杂劳动,需要管理者更多的管理智慧。简单粗暴的庸政、懒政,糊弄人、折磨人的馊主意,不应该出现在校园里。如果把教师当“傻子”使唤,教师也就真的“傻”了!这与人戏弄猴子,猴子也就反过来戏弄人的道理是一样的。

(作者单位系湖南省浏阳市枨冲完全小学)

《中国教师报》2019年10月30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