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个转型期社会,孩子恰恰是我们理解很多问题的一把钥匙,是判定发展底线的一个最基础指标,也是衡量社会发展质量的一个最客观的视角。

­  一位小朋友正在和爸爸妈妈制作龙舟。 卢文伟 摄

­  ----------------------------------------------

­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这是属于所有儿童的节日,他们理应获得所有人的祝福:快乐、健康、平安。

­  在这一天的前后,很多学校为孩子举行了文艺汇演,不少家长也为孩子准备了礼物。从社会的角度看,我们为孩子做了很多,却依然显得不够。轻松愉悦的节日氛围之下,关于孩子,仍有一些严肃的话题在这一天需要被重新打量,这是成年人应尽的责任。

­  “六一”国际儿童节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保障世界各国儿童的生存权、保健权和受教育权,是为了改善儿童的生活。现代社会,没有国家和个人会否认保护孩子的重要性,但孩子面临的伤害仍不可低估。2016年,我国各级法院审结拐卖、性侵妇女儿童犯罪案件达5335件,而这还不包括一些仍未被发觉和未进入司法程序的儿童拐卖和性侵案件。此外,校园暴力、霸凌等现象,近年来也时有发生。如何从司法、教育、观念等多方面入手为孩子构建一个安全的社会网络,仍须继续破解。

­  网络时代,社会场景变化进入加速期。包括新技术应用在内的新事物,如何建立稳定的儿童伦理,越发成为现实之问。类似“小学生打赏主播4万元,环卫工母亲吓哭”的新闻一再出现,网络直播面向未成年人的陷阱,应尽快打上制度的补丁。过去我们担心电视会把孩子培育成“沙发土豆”,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如何让孩子与手机保持恰当的距离,父母又如何在玩手机与陪孩子之间寻找合理的平衡。还有,无处不在的共享单车,又该如何有效防范可能对孩子造成的伤害。技术日新月异,未成年人如何“适应”,不容忽视。

­  当多数人都在关心儿童节应给孩子送什么样的礼物之时,别忘了,还有一些儿童可能仍生活在生活保障线之下,未能得到应有的儿童福利。他们或为留守,或随父母奔波于不同的城市之间,在受教育权、物质保障、亲情关怀等方面,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他们最大的希望,或只不过是拥有正常的家庭和学校生活——父母在身旁,自己不再留守。这方面,降低城市的融入门槛、教育精准扶贫,应给予他们更多的希望。

­  正如社会的发展存在着不平等,孩子的世界也同样如此。在今天,多数孩子的生活与权利得到很大改善的另一面,是一些孩子因为遭遇过度的物质满足,产生另一种“儿童问题”。当豪华跑车开进小学生运动会的开幕式,当孩子的生日会成了豪华嘉年华,部分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家长和成年人用来炫耀和攀比的工具。过度且不必要的物质赋予,能够给予孩子怎样的“三观”,引人深思。鲁迅先生曾对“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这一命题的探讨,其实并未结束。